无双.

周末更新选手

这个周心态有点崩……23甚至有点想去死

好了回归正题让我们来看看下周菜谱↓

因为现实里一点原因已经执意要把那篇囚禁梗的笼中雀be了,故事梗概就是大龙囚禁露露做尽坏♀事♂然后太巳求大龙放了女儿被拒绝自责之下便自尽了露露被刺激以为是大龙干的从此心灰意冷在璇玑宫自灭元神

或许还会圆回来?不一定辽233

大家有啥宝贵意见可以说一下哈,下周或下下周放文


最近被入团的事烦到头秃……

谁来告诉我入团志愿怎么写?


【玉露】笼中雀

【玉露】笼中雀

◎润玉X邝露

◎人物设定严重ooc,私设严重ooc

◎剧情洒狗血

  润玉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个世界都可以背叛他。

  簌离可以,太微可以,旭凤也可以,甚至锦觅都可以。

  但唯独邝露不行。

  唯独邝露。

  因为,因为她爱他啊……

  润玉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太巳仙人跪在他脚边,说,小女上元仙子,下月便要嫁人了。

  天帝陛下第一次在众仙前咆哮。

  是西海太子,聘礼都收下了。太巳仙人在飞奔的龙身后道。

 

  润玉将西海送来的嫁衣扔出天宫,沉声问她:“连你也要走了吗?”

  邝露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神情。

  “嗯。”她轻轻说,“邝露,不愿等了。”

  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眼中似乎带着别样的祈求。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呢?

  既然他不配,又为何要让他得到过呢?

  曾经的他拥有很多。

  看似清明的父帝,还留有影子的母亲,至少会维持假笑的继母,唯一被认作是亲人的弟弟。

  还有让他撇开心扉的葡萄,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天兵。

  可后来所有人都与他渐行渐远。

  母亲死后,他弑父上位,背负骂名。杀弟夺妻,天理不容。于是那些他爱过的爱过他的皆是匆匆离去再也没有回来。

  有一个人却从未走远。

  他似乎有些触动了。

  他想要回过头,想要牵住她。

  思索间,她翩然而去。

  他伸出手,轻轻扯住一角青衣。

  将她拽回。

  “不要走。”

  上元仙子被天帝陛下软禁了。

  三日后天界向西海发兵,天帝陛下御驾亲征。

  士气高涨,一举拿下。

  西海太子作为贼首被斩首示众。

  他归来后,战甲都未卸下,一柄长剑架在她颈边,上面还淌着血。

  她未来夫君的血。

  “殿下!”邝露失声叫出来,惊恐与慌乱一览无遗。

  他平淡不过地应了。

  从那之后天帝陛下多了只绿羽的雀儿,多了一只被他豢养的很好的鸟儿。

  哪怕将身体撞得支离破碎也还是逃不出偌大的囚笼,她的脚踝被上了锁,长长的锁链一直到璇玑宫的寝殿。

  捆仙锁,缚仙绳,一切能将她困住的东西都用上了。

  邝露常自嘲道,她成为了第二个水神仙上。

  可她心里清楚,还是不一样的。

  明明他潜意识里对待锦觅比对待她温柔的多。

  润玉给了她一个玉雀儿,小巧可爱,却是故意来折辱她的。

  他似乎很满意她近乎崩溃的样子。

  “不要走了。”他说。

  笼子里的雀儿病恹恹的趴着,发出无力的哀啼。

上个周才开始玩的遇逆……原因是之前没找到下载渠道【官方应用市场可真好用】
我X方应看锁死了,侯爷最帅了!!!
其次是龟龟,觉得他和花将离都挺带感的【可能是喜欢这种人设?】总之也想上【bushi】
其实青梅竹马我不是很吃诶,所以会偏爱上述两个天降
把惜朝兄放最后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跟他不太熟👀

【遇逆】今天的侯府一片祥和

【遇逆】今天的侯府一片祥和


◎方应看X你

◎来自玩游戏后的几个小脑洞


[称呼]



  “方应看!”你支着脑袋,从身后拍拍他的肩。

  他自知道是你,大宋上下,除你之外还有谁敢如此直呼他名讳?

  “怎么?又想本侯了?”方应看习惯性的挑挑眉毛,转过身心情颇好的揉揉你的头。

  “自恋狂……”你默默吐槽一句,还是很快切入正题,“你觉得我这么叫你好不好?”

  他像是没料到你会谈论这个话题,迟疑片刻点点头。

  你神情突然认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就称呼这件事好好谈一谈。”

  “哦?”他一副玩味的模样。

  “府里的王三娘说,情侣之间的称呼就该有点情趣,”你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经,“那以后……我叫你方方怎么样?”

  方应看多庆幸此刻自己没有在喝茶,否则叫人听闻神通侯险些被茶水呛死该是多么丢脸。

  他的脸黑了三分。

  “那……看看?”你又试探性的问。

  完了,脸拉成驴了。

  他尴尬的咳嗽几声,将你揽入怀中。

  “如果非要如此别致,本侯不介意听你叫声相公。”




  自你进府以来,许多人都感觉到了方应看待你的不同。

  彭尖叫你一声姑娘,这是他恪守的礼节。

  然总有些嫉妒方应看如此看中你的,背地里都称呼你为“方侯爷那位”。

  被方应看听后直接将此人赶出了府。

  这件事后有一段时日府里下人见了你都乖乖叫一句姑娘立马贴着墙角离开。

  是一段时日如此,近日来不知怎的,房里那几个新入府的丫头总爱在你身后叽喳些你和方应看的小事。

  甚至还当方应看的面叫你夫人。

  当时你羞红了脸,连连摆手,只会一直重复解释的话语。

  方应看却很是受用,爽朗一笑,挥手让彭尖打赏那些丫头。

  丫头们乐得直呲牙,捧着银子更是夫人夫人叫个不停。

  于是乎府里又起了一阵“讨好夫人”的狂潮,为此方应看准备了一箱子金叶子赏给那些跟在你屁股后面一直唤那个令人误会的称呼的人。

  你气急败坏,找他理论。

  方应看满不在乎:“钱能解决问题,本侯爷乐意破财娶媳妇。”

  他塞了一片金叶子给你,“来,叫声相公本侯爷听听?”


【玉露】忘川里

【玉露】忘川里


◎算是诛仙手游和香蜜联动的一个脑洞吧

◎有碧瑶奥

◎有诛仙设定,背景来自香蜜

◎果不其然烂尾


  情深不寿。

  邝露终于读懂这句话时已经入了忘川。


  她记得她找到了能够换回陛下仙寿的方法,成功了吗?

  好像是……《痴情咒》?

  一本禁书中夹着的一张扉页,模糊的字迹,她的手触碰上去,感觉心跳了一下。

  似乎听到了清脆的铃音。

  可邝露也没有继续深究,他的时日不多了。

  那么好的天上仙,他应当长长久久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做一个开明的天帝,站在巅峰,受六界敬仰。

  这些都是她不需要的。

  她只要……永远的做他身后的上元仙子就好了。


  于是……

  “九幽阴灵 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 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 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 虽死不悔”

  短短数语,似是有魔力般,邝露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成周围的一部分。

  手中的书掉落在地。

  然而在意识消散之际,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是那么焦急、还带了愤怒的意味。

  还存在着的、不能再动弹的手背上湿润了,他的斥责有些颤抖。

  陛下啊……您肯为邝露施舍一滴泪了吗?

  一瞬间的幸福盈满她的心。

  之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再醒来便是身处忘川了。

  无尽的漆黑的夜,和徘徊不去的魂魄。

  她想问,他在哪儿?他好了么?

  没有人理会。

  她向孟婆奔去,连汤水都触碰不到。

  邝露恍然大悟。

  哦,是这样永堕阎罗啊。


  在之后邝露结识了绿衣。

  她一袭水绿衣衫,手指尖夹着一朵白色小花,晶莹如玉。

  容貌自是清丽无双,邝露见过许多女子,包括锦觅那样的绝色,却都没有和绿衣一样让她无法形容的。


  那日邝露在忘川闲逛,不经意间眼神瞥向角落。

  看见了绿衣。

  绿衣也心有灵犀般地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邝露瞬间觉得她们两个能彼此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果不其然,她走了过去,绿衣问:“你是谁?”

  “我叫邝露。”


 

  也是很有缘分的一件事吧,邝露与绿衣就成为了朋友。

  绿衣并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她说,在忘川里待久了都会这样。

  “一开始我大概是记得的,但渐渐都忘却了。”

  “我无法通过忘川水照见影子,最后连自己的模样都会失去印象。”

  “不过好在你来了,之前还有小凡花一直陪我。”

  邝露听了忍不住打断:“小凡花?”

  绿衣点点头,指指她手上的白色小花:“喏,小凡花。”

  “为什么要这么叫它?”邝露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绿衣望天,“因为我只记得我的生命里有个小凡了呀。”

  邝露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你赶快给你身上的物什取个名字吧,尘世的东西会被忘掉,但是忘川里的不会呀,”绿衣将小花收好,“免得哪日什么都忘了,一点念想都没了,多无趣。”

  绿衣一番话说动了邝露,她唯一值得记住的……

  她拔下头上的发簪,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百年前她诞辰,他送她的。

  “叫它润玉簪吧,怎么样?”

  绿衣点头,“温润如玉?不错不错,邝露你很有文采嘛。”

  不是啊……邝露有些苦涩的笑。

  她真的,不要忘记他。


  许多时日过去了。

  孟婆给人汤时似乎望见两个女子并肩坐在石旁,正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

  待她揉眼,才发觉什么都没有。


  真正的天堂是地狱。

  只有为爱付出最多的灵魂,才配到达那里。


【方/楚/原/蔡/郑/僧X你】江湖情缘

【方/楚/原/蔡/郑/僧X你】江湖情缘


◎依次方思明、楚留香、原随云、蔡居诚、郑居和、扫地僧【?】

◎私设郑道长处你为华山女侠【永远忘不了的武华bg嘤嘤嘤】



二锅头.——方思明


  方思明眼中大大的不情愿,但还是很给你面子的喝了一口手中的……二锅头。

  你表示满意,隔着金色面具在他脸上留下一吻。

  一个煞是显眼的唇印出现在面具上。

  他愣了半晌,随后又低下头抿了一口二锅头。

  看着你疑问的表情,他低声道:

  “怎么不亲了?”





冷画屏.——楚留香


  可喜可贺,你终于迎来了和盗帅的第一次约会。

  作为一个精致的猪猪女孩,肯定不能在心上人面前丢脸。

  你换好一身冷画屏,冲他眨眨眼。

  轻薄的纱裙下玲珑有致的身段,微微解开的衣扣衬着白嫩的肌肤,头发披在半露出的香肩上。

  楚留香着实惊了一番,毕竟早看惯了他的小友总是穿着门派校服的样子。

  你抛了个媚眼,“怎么样,香帅?”

  他这才回过神来,掩不住眼中的笑意:

  “好看。”





口脂.——原随云


  你牵着他的手,放到自己唇上。

  “是云梦的口脂哦!清萍师姐送的,我特意打扮了一番呢。”你俏皮一笑。

  原随云的手指在你唇上摩挲。

  他俯下身,飞快的凑到你面前,轻啄你的唇瓣。

  他他他他他……!!!

  他揽过失去语言表达能力的你,咬咬你的耳朵:

  “回去多买点这种口脂,味道不错。”



糖葫芦.——蔡居诚


  蔡居诚喜欢糖葫芦这件事你当然知道,却没料到……

  第一次约会吃饭居然还吃糖葫芦,md直男。

  心里虽然吐槽着,你别扭抢下他吃过的半个山楂,狠狠塞进嘴里使劲嚼了几下。

  哼,咬你咬你。


逛街.——郑居和


  武当有钱嘛。

  武当管财政的大师兄也肯定有钱嘛

  但怎么可以这么有钱!!!

  你看他手一指一挥把整条街上的稀罕玩意都捧到你面前。

  可恶啊这瞬间出现的金光闪闪的特效是怎么回事!

  犯规!

  但是好帅!!!

  面对你突然的迷妹眼神,郑道长和善的笑了:

  “不够的话,下次师弟来纳税时多要点便是了。”


依偎.——扫地僧


……

【画外音:你还想和扫地僧依偎?】


花了一下午又把诺亚之蝶重新看了一遍……

我果然还是喜欢卫雪宁喜欢寒宁555

奇怪的苏夕不存在的谢谢我宁愿相信苏夕是苏展和真夜的孩子【暴言】


【玉露】天界日报:惊!天后娘娘为何那样

【玉露】天界日报:惊!天后娘娘为何那样

◎润玉X邝露

◎前段时间的点文嘎,又名天人间的夫妻吵架

◎设计的破折号里面是不同的版面,怕大家看不懂23


—1— 天界热点

[焦点访谈]

八卦星君:昨日亥时三刻于璇玑宫七政殿出现不明身影,疑似鬼魅作怪。让我们连线前方星君采访了解情况。

七卦星君:收到。请问我身边这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文质彬彬气宇不凡仪表堂堂的仙人,您昨晚看到了什么?

仙侍:【捂脸】对不起,为了保证我们璇玑宫的脸面,可以要求打马赛克吗?

七卦星君:好的,满足您的要求。接下来请讲述一下您的所见。

仙侍:【马赛克】这几天都是我值夜,于是乎我就提着小锣唱着小调滴个里格朗啷个里格朗……不好意思跑远了,唱着小调到处巡逻。

七卦星君:然后呢?

仙侍:就在路过七政殿门口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人影!

七卦星君:【拿笔猛记】哦哦哦请继续

仙侍:等他走近了,我才发现原来是天帝陛下。

七卦星君:陛下?这大半夜的陛下不与天后娘娘共度良宵,去七政殿作甚?

仙侍:我也纳闷呢,看了一会儿就明白了。

七卦星君:怎么讲?

仙侍:陛下出来没多会儿,天后娘娘就追了出来……然后……

七卦星君:【认真听】

仙侍:然后娘娘就不知从哪里抄起一个枕头打了陛下。

七卦星君:WTF?这是什么神展开?

仙侍:【似乎有点兴奋】陛下和娘娘就在殿里玩起了枕头,半刻钟后陛下累了就把娘娘扛回了寝殿。【留下一个不可捉摸的笑】

七卦星君:可真是精彩!感谢这位仙人对采访的配合。【啪啪鼓掌】访谈到此结束。

—2— 天界娱乐

[潮品购物]

X主持人:【热情】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走过这一村可就没这店了!今日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天界销售量最高好评量最多综合评价帮上第一的夫妻吵架枕!

Y主持人:【澎湃】相信各位仙子仙人都听说过这款独一无二的枕头,是的!它就是天后娘娘用以与陛下调情【?】的独家法宝——的高仿款!它不仅可以使夫妻在事后【?】获得充分运动,还可以促进夫妻感情,简直是一举两得!

X主持人:怎么样,心动了吗?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宝贝还不快买回家?有意者请拨打tj-5741,九块九包邮哦亲!

【哔——】

—3— 天界文学

[专栏文章]

摘自《他的泪》  by一滴小露珠

  ……

  我从没想过那样好看的人也会流泪。

  他的确哭了,我看得心疼。

  我好想去抱抱他,好想去亲亲他,可我又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去安慰他呢?我终究是选择了旁观者清,看着他倚在别人怀里得到不存在的幸福。

  但他笑了,我应该也是快乐的吧。

  ……

摘自《天上》 by白发老头

  ……

  老朽似乎看见了一颗星星。

  升天之前的人间生活着实无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日子也厌倦了。

  老朽抬头看天,猛的望见天上,一条龙张牙舞爪地向一个仙子扑去。

  老朽急得跺脚,一个不慎跌入坑里,摔死了。

  等老朽死后灵魂上了天,再去寻找那龙和仙子,便只看见白袍公子拥着一个青衣美人儿,两人凑在一起笑。

  ……

—4— 每日一练

[益智游戏]

问:如果一条龙与一滴露珠百米赛跑,龙的速度是50m/s,露珠的速度是10m/s,那么谁将是这场比赛的获胜者?

答:龙。因为龙的用时是100m÷50m/s=2s,而露珠的用时是100m÷10m/s=10s,10s>2s,龙获胜了。

问:错误。龙看见露珠后迈不开腿,所以这场比赛露珠胜了。

问:妈妈和女朋友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个?

某条不愿透露姓名的应龙:我妈是红鲤,我媳妇儿是露珠,需要我救吗?

问:……【好像是奥】

【小剧场】①

仙侍:为了保证我们璇玑宫的脸面,可以请求打马赛克吗?

七卦星君:可以。

仙侍:【马赛克】去您妈的天帝天后,秀恩爱的都是狗。

龙:我怎么知道她反应那么大,只是再来一次而已嘛【哔——】

龙:我没买那个枕头,真的没买。

龙:也没怕媳妇,真的没……怕了。

露珠:我没有写小说,真的没写。

露珠:也没让陛下睡地铺,真的没有。

【玉露】何事秋风悲画扇

【玉露】何事秋风悲画扇

◎润玉X邝露
◎意识流,一篇小心酸

  那是润玉第一次吻邝露。
  第一次,他主动吻的。
  柔软的、和着那人身上独有的冷冽气息的唇压过来,她瞳孔微张,满眼的不可置信,却并没有伸出手去推他。
  叫她怎么推呀,她爱了千年的人呀。
  所幸那吻仅是蜻蜓点水,点到而已,否则她定会当场昏过去。
  可也足够让她心猿意马。
  “陛下……”她轻声唤道。
  润玉恍若未闻,低下头继续批阅手中奏折。
  邝露心中乱透了,他又偏偏没了动静。
  为什么呢?这个不带半分情感的吻,意味着什么?他不是……一直都爱着锦觅的吗?
  她攥紧衣袖,咬唇想着。
  直到看见殿外一闪而过的,那朵霜花的身影。
  哦,原来是做给那位准天后看的呀。
  她的指尖抚过唇瓣。
  哪还有一点点,他的味道。

  自那日起,关于天帝陛下与上元仙子的香艳传闻便在天界传开。
  天上的仙子都说,天后还未进门,就遭天帝如此对待,想必是失宠了。
  可只有她知道,怎么会呢?
  陛下他……那么爱她呀。

  近日来润玉夜夜让她留宿他的寝殿。
  邝露从来都是弓腰将地铺铺好,向他行礼,看他入寝后自己才躺下。
  陛下只不过,是在报复罢了。
  报复锦觅与旭凤的种种。
  他没有想过,锦觅仙子其实……其实并不在乎呀。
  不,他想过,他不敢面对。
  而那朵霜花冰冷的心里尘封的,仅有一只骄傲的凤凰。
  陛下固执不肯信罢,所以才要与她做这样一场戏。

  可是陛下,锦觅仙子那样伤害您,您又为何要这样伤害邝露呢。
  邝露也有心呀,心也会跳,也会痛的呀……